Thursday, 10 August 2017

到不了

 一直在试图忘却,让自己变得超脱,享受当前的生活。我深知不该有任何怨言,但也发觉到已经很久以来没有真正的快乐。一时的安逸并没有令我麻痹自己,却时而勾起过去的喜怒哀乐,或是惊奇与平淡。只可惜零零散散的交集过后,人,总是终究成为各自的过客。每每目睹物是人非之时,总是最难过的心境,惋惜,惆怅,更是惘然。

我也隐隐有所警觉超脱不过是冷漠的代名词,而且真正快乐所需要的基础是永恒。怎奈过往浩若烟海,唯一的常量只有自己。这仅是人世间再平常不过的悲剧,但还是直教人止不住地悲哀;对自己没有交代,惴惴不安,乃至生发出惶恐。以为closure会带来闭合与解脱,但似乎从未有过机会或是从未奏效。只怪我茫然不自知,抑或这难以捉摸神秘的解根本就不存在。

过去的努力生活仿佛都是徒然,冷观现在的生活谁说又不是呢,区别大约在于我已不会奋不顾身了。一个徒劳的轮回,一次又一次徒劳地上演,除了被裹挟着应对,我深感无路可循,唯有焦虑地等待下一个轮回寄希望于一个异常的出现将这一切打破。恍然一世宛如数个不同的人生,连结这些片段的只有充斥内心一成不变的思想和本源之根,以及那份从容审慎中往生挥之不去的痛楚。

大概需要变得更加健忘,依赖时间渐渐风化,唯有如此才可一直活在此生中,尽管麻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