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anuary 2016

How does one feel upon loss of the only cherished hope?


Dead.

立场不同的人在一起只会互相折磨,何况两个坚持自我的人。原以为相同契合的人实则正相反,人对自我的描述竟可以南辕北辙,起初的掩饰必定是短暂的,本性最无法抑制。可一旦陷入其中,要我如何轻易结束?情绪扭曲事实,道理与感受的冲突,是非对错的争辩,无休止的发泄与暴怒,缝缝补补两三年,没有恨,只有哀怨。

为何没有看到这结局?怀抱最高期望,倾尽全部心血,仍不愿相信目睹的执迷不悟,这就是自欺欺人吧,亦或是我爱得自私。哪怕此时甘愿再让步,却已然太晚,君不待我恣寻欢,我枉待君空追忆。

一无所有,仅剩下永恒的回忆无以忘怀。那些定格在一瞬间扑面而来的,是纯粹的美,真诚、热烈、纯洁,亘古不变;永葆那份温存不会逝去。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