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July 2011

Peace of Mind

外面又在下滂沱暴雨,雷声滚滚。喧嚣过后虽然苍凉,但摆脱一切叨扰拖累,每一片刻的宁静都弥足珍贵。

在透支泛滥的情绪后觉得已经耗尽了一切耐心、宽容和怜悯。随口闹唤idc的人那么多,有几个真的是那个意思。

对课题也失去了动力,不可抗力的限制,繁琐冗长的documentation,唾手可得的运算结果都使工作变成了重复性劳动,再没有探索历程中的惊险刺激、期望与欣喜,只得被一个又一个deadline逼着。

不知道应该采取什么路线,是轻松减压一阵,还是继续像以前把自己填满。A pug-like life will always be disoriented. 或许我真该找支队参加S10,至少让自己也有点动力和目标,我不会轻易接受输。是时候静下心来完成想做很久未能如愿的事了,可是剩下的半个西瓜怎么也没有心情揭开。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