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August 2007

一个问题的两种解释

临睡前一向是我浮想联翩的时刻,确切地说是在夜晚、在凌晨,我的思绪最活跃。这种思绪和平时的思维是两个概念,此时的思绪常常带有怀旧意味的内省,跨越时空的联想,不同于平时对于某个具体问题的纯粹思考。当然这么界定又是我的臆想了。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理论化、技术化恐怕算是我的怪癖,对于很多简单不简单的问题又懒得想。不给自己上纲上线了。

昨天凌晨我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原来想到过但没有仔细分析,然后立刻给出了两种解释。情况是,对于一些艺人,乐队也好,我总是偏爱他们的个别作品,而且时常是我最先听到的那些。这很像是先入为主的缘故,但我一向没有先入为主的习惯,或者说,我也不希望自己是一个容易先入为主的人。比如Deicide,我特别喜欢06年的The Stench Of Redemption,My Morning Jacket 05年的Z,Leaves 02年的Breathe,对于他们的其他作品觉得一般。这里面Leaves是个反常,The Angela Test发行与05年,在Breathe之后。所谓觉得一般,是听的时候还好,舒服而平淡,但总也找不到能抓住自己的东西,没有感觉了,听过后没什么印象。原来我偶尔为这个问题困惑,找来他们的作品反复聆听,并试图从技术上分析一下,结果是发现貌似差异并不很大。于是便更困惑了,而后出于一种自慰心理,也懒得再琢磨,就搁置在一边。

昨天晚上我给出的一种解释是,尽管从技术上分析是差不太多,但恰恰是那微小的变化导致了我的不喜欢。死就死在平淡上,我喜欢的那些其实并不平淡,即便看似平淡的也蕴含着涌动的深情。这些作品的确存在着不同,有的明显一点(Stench Of Redemption),有的很不起眼(The Angela Test)。对于这种解释,只是这个不起眼的至今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恐怕只能安慰自己就是差在旋律上了,风格一样不能说明什么,两张专辑毕竟是两张不同的。

另一种解释是,这些并没什么不同,只是因为当时听的心境。两三年前的那个时候,在那种境遇下我听到了现在很喜欢的这些,于是喜欢上了。这些音乐仅仅是一个反映,反映着我对于那段不堪时光的矛盾,我喜欢它们大部分不是因为它们本身,而是由于在那个时候听到了它们。之后那个时代过去了,我失去了那种心境,那些东西自然再听不进去了。尽管我仍喜欢着,但我已经随之失掉了喜欢上同类作品的能力。这种解释有点侮辱我鉴赏能力的意思,我想我还没那么主观,现在也常喜欢上新听到的专辑。

Deicide之前的专辑就是不怎么样,怎么就被奉为经典呢?一件事物认知评价会差这么多,无怪乎叶(shè)公总说别人是傻逼。但凡涉及到艺术,异己都无可容忍了。

既此,所谓两种解释不妨当作两种谬论,睡前消遣的谎言罢了。我也学会自己没事折腾自己玩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