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May 2007

惊闻与唏嘘

听说一个同学因为眼疾住院手术,我也惊闻了一回。身边的人有的戴数百度眼镜,摘下来与盲人无二,有的遭遇间歇性失明,现在连开刀的都有了。除了惊恐这种耸人听闻的后果与自己息息相关,惋惜同窗的身体健康,也只有感慨红颜命薄了。


几个月前,我发现左眼球内侧黑白临界处有一小块褐斑,谈不上有什么不适,到现在仍没有消除,并且又新发现眼袋靠近内侧眼角不小的面积上泛起了青紫色,近看比较明显。如果是我一贯睡觉晚的缘故,没办法了——要我早睡是多么困难啊……
不能等失去了再凭吊个没完,但若要寄希望于眼保操恐怕是没什么希望的。这套操多年没有重大升级,很多家庭两三代人小时候做的都大同小异。此操能否缓解视觉疲劳尚无定论,对于视力的改善更无从谈起,和中药一样,颇有些传统文化作弄玄虚的意味。既然是强制规定的,但求对眼睛无害便好了。


根据科学论证和临床研究,视力和遗传关系很大。小时候看很多小同学已然戴着眼镜,两片玻璃(或许是树脂的什么的,但看着都像玻璃)架在鼻子上罩住小半个脸,由于反光、折射等等客观非客观原因,一般看不清她的眼。而恰恰眼睛对视的交流才最传神,这就在人之间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神秘感。一个熟悉的人,你极少有机会直视过她的双眼,一旦眼镜摘下,忽然少掉这层隔膜,看到她的眸子不甚清晰却很清澈,如此便会顿时产生一前一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的错觉了。对于戴眼镜的人,我总觉得戴上和摘下眼睛是两个形象气质,这就是原因之一,次要原因。另一个主要原因也很简单,眼镜戴与不戴,脸看上去是不一样的,除非是隐形眼镜。


有的人喜欢给眼镜赋予莫名其妙的意义,作为心中理想构成的一个图腾象征,甚至是一项标准(或许是非强制的吧^),大约是一定程度上受了假象的蒙蔽,当然也不仅如此。四眼貌似儒雅、斯文、书生气,错觉罢了。在你们的视觉中,眼镜不但掩盖了她的本性,也粉饰了一层不易察觉的伪装,戴着眼镜,永远难于以真面目示人。换句话说,抱着这种心态,你很难看清眼镜,以及眼镜后面的什么。一切出于盲目,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眼镜本质上和牙套是一样的,你怎么就不觉得牙套有美感呢?你如果硬说牙套也有美感,那么根据这种逻辑可以推知,心脏起搏器、假牙、假发、假肢、假乳,甚至包括假眼球,统统都具有美感。说到这还觉得眼镜意义非凡么?还有更不堪的,你可以了解一下,眼镜经常作为一种道具出现使用。一件事物你能美化我还丑化不了么?这些附加的东西都是任意的,因为都脱离了本身的属性。
所以说,眼镜应该回归它的本体,不过是眼镜而已,一个视觉矫正工具,不用瞪大双眼也能看清楚,它承载不起你太深重的愿景。这样一个理性的科学产物,连性感与否都很难说,我实在很难从感性角度认知它。如果偏要把它符号化,学那帮诗人大搞什么扯淡意象,我只能说您审美情趣很高雅独到。
这时眼镜已经被彻底歪曲了。其实眼镜和牙套什么的一样,没有总比有强。

 

p.s. 文中大都是她,我自己也很奇怪,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打出来她是第一个候选字。挺有意思,但应该没有其他意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