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November 2015

怀疑

我心中有一把留给自己的尺,用来衡量自己的一切行为,只希望能做到无愧于世人,不至于沦落到鄙夷自己。人生中的每次的失误,这把戒尺都可靠地鞭挞我的良心,使人自责,催人自省。

曾经很少怀疑自己。但太多的争执,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痛苦,令人意志薄弱,立场松懈,思绪混沌。开始怀疑,每天都在怀疑自己,我的坚持有没有意义,我的表达是不是痛彻,我的决定够不够理性。依然坚信理性会指引我解答这些问题,然而现在的我所残存的理性已经不足以对这些微妙的问题给出肯定的正确答案。

甚至开始怀疑,陪伴自己十余载的这把尺是否真的公正准确。即便我仍然可以对愚昧大众不屑一顾,但却无法忽视来自深爱的人的竭力谴责,字字句句蚀刻在心上,像一座写满了控诉墓碑耸立在心头,以其不朽见证着未能走入坟墓的爱情的幻灭。我已然无力为自己辩护。

我在怀疑中挣扎。方才隐隐发觉,或许比起害怕丧失自我,更加害怕的是失去对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