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November 2015

一醉方休固然简单,但醉醒了又如何呢,犹记得两年前上次喝醉,晚上醒来竟得以相见。两年来的每一点一滴现在忆起都不堪回首。一切无法再重演,何况至此也已毫无意义。

想忘记这一场恍惚的梦,但醉易醒,梦难醒。很惭愧我终究也有做不到完全理智的时候,只因这是我唯一的痛处。又有人真的懂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