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January 2012

Still

向来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可其实只是满心理想化的逻辑和对现实的妄想罢了,无论人或事。即便可以洞悉表象与心灵,一向无意强求,也不愿再多举。

错,既是成长,也是衰老。错得太多,老得太快。

顺其自然,自然心绪安宁。没有期望,便不会失望,保持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