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August 2009

时间外的孩子

今天把AT&T电话卡买了,google voice设好了,把原来的卡插到旧手机上,也就是nokia 7260。

想来先后用过四五个手机,收件箱里都存了几十条到上百条不等。本来是懒,懒得删短信,就都留着。满了之后就删一些不重要的,最后以至于剩下的筛了又筛,很多都不想删其实,,就那么放着,可是也只能那么放着。除了E71以外之前的都不好备份,现在不用了,有俩好像扔在抽屉里,不知道现在还能找着么。可笑的是samsung那个翻盖只能存30条短信,可当年我妈买的时候市值4k多。

我带着的这个7260,把旧卡插上一开机,只能搜到t-mobile的信号,应该是由于手机支持的gsm频率只有t-mobile提供这个频段的服务。然后我进收件箱,翻看几条短信,第一反应就是手机短信的时间由于长久不开机使用而错乱了。我想来想去也不对,很多都是2009年3月4月5月的,这么近,可我却又总觉得至少怎么也得有一年了,但是我没有根据无法确定只是空怀疑,怀疑手机也怀疑自己。最早的是2007年10月19号的,两年都不到才。

我就不明白了,怎么这么近的事,总觉得很久远,恍如隔世。不知道我的脑子我的记忆是怎么了,每一组直接相关的事件是清楚的,但各方面的事情基本都错乱了,不能连贯地组成整个生活。有些当时曾经刻意记过的日期,意义现在之于我仅是数字而已了,我已经获得不到直观准确的关于时间流逝过程及其长度的感受了。某些其他的数字,在特定时期内有特定用途的字段,现在翻出来,读起来仿佛还很顺口,可是我已经做不到再输一遍了,因为再也不需要用那种方式了。这种变化往往显示出当时的

这么几年回想起来,真的没有什么,从大面儿上看各方面很清楚,发展阶段都很简单明了,可是当我看见具体的某个留存下来的东西的时候,只能依稀记得一点当时的语境和情况了,而字句和感慨都是印象深刻。我可能快把所有琐碎的过程慢慢都忘却了,只有感情不断地叠加或者削减。除了某些诗意的、落寞的事会永久记住场景和氛围,琐事都忘了,只剩下人本身。

7260的短信计数器显示,发出的信息21268,收到的信息42407。今后应该不会把以前的手机翻出来看里面的东西了,恐怕我也没有时间和勇气再面对那些。现在E71可以备份了,google voice可以永久存了,我想这是一个新阶段——不光是指启用一个新的电信服务体系和应用架构,而是说我以后所有的通讯记录会被保存,会很方便地被组织、搜索,很容易再浏览,所有都不会变成古董文物被封存,一切都是活跃的生机勃勃的。断了旧物源,但愿我也不要总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了,这种怅然,怎一个愁字了得。半夜三点,我得睡了。改忘的都忘了,能落下人,也不错了,但我还是无法抗拒落入这种钟情于保存物理回忆的俗套。这回忆不是私自的,而是共享的,尽管它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展示给原主或者当事人。重温也是很珍贵的,还是宁缺毋滥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