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July 2009

眼不见心不烦

最近一点也不含蓄,损失不少,特别不能理解一些人的思维逻辑或者行为方式。这也是幸事,今后省掉了不少无谓地麻烦与叨扰。

其中大部分要么听不懂人话,要么根本不会说人话,比如有的傻逼加我,也不说谁介绍的哪知道的,又不认识还倍儿能装,一直bb个没完没了,也不知道怎么加着我的,倒了血霉了。跟这帮脑儿残交流沟通简直她妈浪费我时间,还不如直接令其滚蛋,扔黑名单里,跟这类货色实在懒得含蓄装客气。我有没有耐心完全取决于对方懂不懂人话,干不干人事,换句话说,我表现出来的素质完全取决于对方的实际素质。

还有一些本来还行的,有的我哪句话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冒犯人家了,我跟您解释解释吧还不听了,您看懂我嘛意思了么?明明自己误解了还好像受了多大委屈多大伤害在的。您的理解能力是最强的,能从最别人平常的话里看出恶意,那句句都是饱含着对您最深重的诬蔑、诽谤、鄙夷、咒骂。您简直堪比我天朝当局,那么和谐善良,浑身都是阴蒂敏感到无以复加,连正常的话都能过敏。您也不想想,认识那么长时间了,我跟您个人兜过圈子吗?还有的,不行就算,您也不指着我过日子,别好像多不可替代在的,一天到晚假模假似的惋惜留恋怅惘,我真希望您不多我这一个朋友也不少我这一个朋友——您有我这么个朋友当然是好事,我有您这么个“朋友”那就是毕生的灾难了,我考虑您感受了,麻烦您也顺便考虑考虑我感受成么?还有的天天惦记自己那点小算盘,好像自己比谁都精,就你那鸡巴脑子还算计了,甚至还想替我算计,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傻逼,是绝对超乎你自己认知限度的无法想象的。世界上最可悲的事莫过于其实特别傻逼却在一帮更傻逼的追捧下自认为有个绝顶聪明的头脑和倾国倾城的美貌。

还有的,唉,实在是没法说,很畸形,有时不好说,也不能问,怎么办呢,挺好的人,有时怎么某些事做的就那么不地道呢?伪life-long friends就是这么产生的。我爸愣说我朋友少,保证质量必须少。这破blog写不了嘛有用的,也就发泄两句,或许回来就可以不用在这发泄了,但愿能早点,不过很渺茫,不成可怎么办。我妈总说我只知道忧国忧民,不知道忧自己忧父母,其实我忧自己也忧父母,现在都没法交流了,我忧他们要是真老年痴呆了可怎么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