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July 2008

都别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就好比让人说踹就踹了,好了散散了好,床上床下的,一个道理,有些人太习惯于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总是以为一己之见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普遍看法。其实这只是你们一小撮狂妄自大的“颠覆分子”意淫到高潮的幻觉。

就算你这么认为,它也未必是大多数人的。实际上,民意不是那么好代表的。你看到的大多数人都只是像你一样,喋喋不休抱怨咒骂,其他沉默的大多数仅是沉默罢了,别把不轻易发表观点当作压根没有观点,恰恰相反,真实有价值的观点永远不是靠喊出来的。你有表达你观点的权利,别人一样有。你屡次表达意见而成功不得,首要该反思的是你的意见能否站得住脚,而不要痛骂别人不奉迎你、不附和你、不配合你,更不要无端指责别人装逼,谁最装谁自己心里清楚,再板着一副翻脸不认人的傻逼面孔也于事无补。谁也不欠你的,我没有义务给你提供任何便利条件,更不会因为那点所谓的交情放弃主见。别以为只有你和你妈在家里诡谋策划别人叫主见。

退一步说,即便(貌似)是大多数人的意见,它也未必合理。利用人肉数量堆积形成的群体效应,哄哄小孩还可以,在明眼人看来,对于问题实质上事理的判断起不到任何干预作用,合情与合理完全是两码事。我可以理解你,同时也可以不支持你。墙头草,用来形容那些人云亦云一哄而上同盟者岂不更贴切?乌合之众而已。有的家长素质本来就不高,孩子也如出一辙的缺乏家教,在教学事务中表现得不懂得一点尊师重道,令人极为不齿。固然学生的发展重于泰山,但如若教师的水平得不到公正认可,声誉得不到坚实保障,则学生的发展根本无从谈起。何况,有的人并不配得上“学生”二字,不过暂且算个念书的罢了。

退两步说,即便这种意见是部分合理的,那也只是符合你或者一部分人的个人利益,你可以将这称为群众利益,但不要忘了:其他群众也有权益,也需要表达和被保护。从道德层面上看,你们采取的做法非常不合乎人性。这些意见和建议完全可以通过其他常规渠道反映,在达到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充分保障老师的利益,而不是造就现在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尴尬局面。教师要对全体学生负责,是一定范围内的公众人物,也面向社会代表了学校和地域的教育形象。在缺乏基本沟通的情况下这样不由分说地置人于死地,势必除之而后快,并非君子之道,乃是实实在在的小人所为。就算一切公开,离伪君子也差得远吧。

一旦有什么不寻常的事件发生,往往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目睹一些人露出不为人知的嘴脸,尤其当这事件就是由他挑起时。

业已尘埃落定,权作补遗。话说回来,对于根本不懂何为“自省”的人来说,以上全是空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