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2 September 2007

对对对 是我心胸狭隘

晚上九点我妈回家,过了一会想起来告诉我说,邻居爷爷看见下面报箱顶子上有你的邮件,我说什么东西,她说好像是杂志,又说上面收件人写你名字。我一下想起来了,某编辑部寄的创刊号样刊。于是扔下笔下楼找,发现什么也没有。回来之后我问什么时候的事,她说今天早晨碰见时爷爷说的,爷爷说那个邮件前两天在那但已经没了问是不是我拿走了。我就问她,我刚要下楼找时你明知道早上已经没了怎么不说话,她答“反正光我说你不自己跑一趟也不死心”。
我分析这件事,反思整个流程,“想想更气愤”。你明知道那是我的,被扔在上面随时有被别人拿走的可能,不用劳烦你给我送来,你连告一声也做不到么?亏你原来跟我做了8年邻居搬家之后又是邻居,亏您儿子跟我爸还是同事,亏您当年还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人老了老了就老糊涂了么?东西都没了你想起来了。如果我看见老邻居的东西扔在那儿没准什么时候让人顺走了,要我不说话,做不到。还有邮递员,之前对他们印象一直不错,订阅的报刊基本能滞后1-2天送到,邮购物件的通知单也曾顺路找了我三次送到手里(我拿到时已经快揉烂了),尽管订阅的杂志总是被折叠之后塞进邮箱,但这完全应该归咎于设计邮箱的人太傻逼,你就不敢把邮箱口和内部宽度设计大点么?你们家寄来的杂志都是折过的你看着爽么?而这次或许书大到折了之后也塞不进去,于是直接扔上面不管了。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个人行为而不是邮政系统作风,至少我以前看到的一个勤恳的年轻男邮递员他不是这样的,但这无疑极大损害了我对邮政的印象。所谓在中国绿色的东西意味着缓慢比如火车和中国邮政,而以我的经历看来这些绿如乌龟(或者某同系物)的东西还意味着不可靠,作为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一部分,缺乏起码的信用。邮政发达的话EMS是怎么壮大的?发展报刊邮发对于邮政,利益应该是不小的,尚且如此,我今后很难再放心使用这些服务。国内一家2.0网站,运营一段时间有了不少用户之后,突然关站,过了大概一两个月又上线了,整个事情始末没有官方声明出来。预算亏空就关,争取到vc投钱就重开,你把用户搁哪了?你就这么折腾有何信誉可言?谁还敢用你?都一个意思。
剩下就是拿走我东西的傻逼,一本杂志你也至于,我无话可说了,无语了,无奈了,你他妈就不值得我在这废话。

到这里我的想法稍有改变了。如果我当时很不傻逼地异想天开抬头瞥见了邮件并顺理成章地拿回家,我也便不能再次确认身边有如此多傻逼无处不在这个既定事实了。
看来天下无贼远比天下无傻逼的愿景更容易实现:或许对于前者我们可以空想共产主义,而对于后者我们只能奢望流产主义了。
9.19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