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2 September 2007

借训练机会发补记两则

我现在反应越来越迟钝了,可能就没快过,这是就处事而言,对话上还好。敏锐总在风雨后,也就是事情已过去一小会我又想起来时,然后我就懊悔当时怎么就没这么想呢,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那么说那么做呢。
这样的劣迹数不胜数,信手拈来。比如中午在图书馆某超级orz女叫我晚上去图书大厦,当时“啊哦唔”应了,到了下午就不敢去了,怕怕。又比如早上下雨迟到了10分钟,旁听瞪大眼(隐去真名以避人身攻击之嫌,此后以瞪代称。瞪,即邓。)在教室外批评教育另一迟到同学,自己紧随其后也被批评教育,此事未完,瞪又盘问我一个多星期没上午自习的事情,我说一直在图书馆,瞪听完我说的以后也一直这样,居然命令我找家长开证明免午自习,尽管心里成百上千个质疑加反对,我又迟疑不决勉强地“啊?!…………哦…………唔…”。还比如放学回家路上,pc从后面过来叫我,我看伊春风满面堆笑的,顿时也没有心生狐疑满腹,我还是只管解答了关于我之前在看什么书的问题以及这本伊和咿呀学语同学都没听说过的书是从哪顺来的问题以及这本书是不是量子物理社团会刊的问题即IT和量子物理是否存在此类关联的问题的问题。
于是事后就懊悔我当时怎么没直接一口回绝呢(或者婉言谢绝也凑合,不过好在有些收获,地摊上收了一套私藏的毛泽东选集加一本毛选研究,1967年红版,¥50。),我当时怎么没提出反对独断专制呢,我当时怎么没问伊“天都黑了,你心花怒放什么“?其他尤其痛心的就不举了,往往当时鬼迷心窍一般没走脑子,肠子都悔黑了。反应迟钝一样害死猫。
命运多舛的无辜的猫,横竖都被害死。

咿呀学语同学可谓名副其实的伊了,顾名思义,就是谈吐像极了幼儿咿呀学语,不论声调还是语气都别无二致。本来我是用作代称,不想无意发明出一个昵称,貌似在楼上小范围口碑传播了。我在班里又发现一个咿呀学语同学,伊有伴了。这位比咿呀原版还咿呀得厉害的同学——其实算是半斤八两平分秋色吧——轻易告诉别人自己那点本该是个位数而且四舍五入之后得0才正常的小芳龄,而后面对闻者惊愕的诘问,声称自己实际的年龄表现与生理年龄令人发中指的巨大差距乃是单纯!多难能可贵啊,在这个连小倩倩除了体型在其他方面基本都能比单纯孩子大的时代尚存如此天真无邪的单纯,多感人肺腑啊!
两个伊绝就绝在,前者是“催”(我也新学到这个词汇)与幼齿的完美结合体,并以幼齿之法竭力正催化自己的催进程,而后者则以幼齿为单纯理直气壮地向人炫耀,无丝毫悔意,至少对我小样儿如是做了。

下面说正经的,我要马后炮一下。中午本来只有一个半小时,除去吃饭等等消耗的时间还剩下半个多小时,学校没有规定午自习,也没有规定班主任需掌控学生午间活动。私自设置午自习完全是瞪在班内的个人行为,充其量算是倡议、号召,绝不能成为硬性规定,否则就是越权。班主任有什么权利干涉学生在休息时间内的活动?即便是校长也没有。如果这是班内规章制度的一条,那么这班规就是不折不扣的狗屁班规。班规不是必须服从于校规么?——尽管校规也一样狗屁不通,看文字表述就知道编写者的智力水平了——这实在已经不能称其为班规,只算是充满浓郁瞪个人风格的班内不平等专制条款。从实际考虑,毕竟,学校或者老师之于学生,与国家机器之于人民一样,本就没有平等可言(除非对于够格的学生,老师自降身份),不过国家法律规定的是底线(即便他们自己往往没有底线),是绝不能做什么,必须履行什么基本义务,而瞪竟然猖狂自大地把午自习划为和义务同等性质了。
午自习固然有好处,但学生也完全有权选择上或不上。对于一个已经很大度地阐明理由并事先通知过有关负责人的同学,你有什么权力再要求家长开具免除午自习证明?能告诉你我去向就不错了,我有任何义务报告么?瞪非但不支持,反而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实在不可忍。
鉴于此,尽管我当时算答应了他,但我还是决定破格出尔反尔一次;尽管前人说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但前人也更说过:不能违背自己本心啊!——算我强词夺理了,不过我可绝不愿做也做不出助纣为虐的事。丫再敢废话我据理力争辩不死他。
最后说句公道话,瞪除了想当然地以为自己绝对的权利比公民私有财产还神圣不可侵犯以外,别的方面还是不错的,或许没有“金老师”那么难缠。

9.1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