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May 2007

母亲节是哪天 我不知道

昨天的母亲节寄语算白写了,本也是被迫,还没有后悔。便宜了移不动、妇联和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写的时候很顾忌,尽量和谐着点,写完同学说很有被禁的潜力。字数要求也少,许多没有提及,今天很生气,后果只好一并体现在这。大体上我还得端着,还得段着。

母亲永远是最毁人不倦的。她们怨气满腹,找碴、挑衅能力强悍,咬住孩子的弱点不松口,看来这就是love is blind的真谛。这怨愤来由多样化,从别人迁怒而来,这几天碰巧不舒服,抑或是因为某个和谐学科差点见血。最常见的,无理取闹不得逞时总会用陈芝麻烂谷子破事压你,让你无可辩驳。她们仿佛不知道谁都年轻过都荒唐过,我们吃亏只是因为不能痛斥她们小时的弱智行为,谁叫我们的先来后到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呢?

她们的姿态往往是把你叫过来,说一顿,骂一顿,或者干脆打一顿,然后大手一挥滚吧学你的习去。她们随时肆意地践踏你的生活,扰乱你的思绪,侮辱你的头脑。

有时她们也懂得克制,貌似很文雅,大约是从余秋雨于丹之流受益颇多的缘故,但问题是也秉承了他们的:话不糙,理糙。她们思维很诡异,思路基本靠扯,逻辑基本靠拐,言语组织基本靠喷,结果是近乎无法交流。类似于这种状况,看见1,心里想起2,嘴上说3啊,你嘛时候把1那女给我介绍介绍?我就说哲学扯淡了,我就说哲学理论体系极不完备诸多谬误了,我就说研究哲学的不懂物理化学了,哪点儿错了么?不懂物理就没有发言权。可她们说:你不懂哲学,你连个天地阴阳高低都不知道,连个中医都不懂,听说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自然辩证法么,看过李瑞环同志的大作么,我们上高一那会儿哲学学得,你不配跟我们探讨哲学。然后从这加以引申,转移到我不学习传统文化污蔑中医崇洋媚外上。

她们的基本观念就是,你是我生的你就是个崽子跟我比你懂个屁。骨子里就比你高一等级,优越感、尊长意识明显。挂嘴边的话是:你才活了十几年?你才学了多点东西?我们活四十几年了。你岂止幼稚,实在太幼稚了,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好好领悟去,过十年再跟我说来。你这样很危险,我要重新认识你,你也要重新认识自己。

这就是典型的哲学的嚣张猖狂妄自尊大转嫁到哲学狂热崇敬者身上,自以为懂点所谓哲学真的“使人变聪明”了,境界高人一筹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需要这样的和谐公民啊。都当自己是朔爷了,学人家“这书说实话万一你要看懂了,你这后半辈子没法过了”,不就想说“我这话太高深了太精邃了你琢磨去吧十年之内没戏,咱学过哲学的人就是不跟你傻逼孩子在的那么嫩”么。

以上行径无一例外拉上父亲助威,是两人的分运动合成导致这些效果,同时喋喋不休:“都是你管教不当,放纵,什么都不听我的,要不能成现在这德行么? ”

反正我的就是这样,早就无奈了。您老长了个肉包子样儿就别尽抱怨后边有狗追啊,您操着这破逻辑跟我讨论就别尽骂我诡辩啊,都跟政治老师一能耐(此人系特级教师,内心渴望被认同,从满口的“对吧哈”显而易见,频率1次/分,又极怕别人指责其千疮百孔的论述和牵强附会的例证,提前反复强调诡辩的概念,为所有的质疑与发问扣上帽子,此后上课无比通畅,一路顺风)。

大家都爱护花朵,都把特别的二献给特别的我。直到现在,我从下午经过正午、清晨,变成半夜两三点钟的太阳。那句开篇的“我已经老了”抛弃原先数个涵义,放在这里也合适。都已经老了,关键在于,老,不可耻,老得可耻才可耻。别人都在假装正经,我只有继续假装不正经。但愿都是在佯装智力萎缩,佯装意识萎靡,还是不要和地球人一般见识了。

说到底,我们自身就是我们命运的原因。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