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March 2007

又被迫做了一回听话的好孩子

气头上策划了行为艺术处女作:光头锃亮,头顶上书“是谁强暴了这里?”,结果种种原因不得实施,暂予保留。

真没见过这样的,自己那德行还有脸对别人指手画脚挑三挑四。sb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明年会更多么?

谁再强暴我的意志,我就让谁断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