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February 2007

三人行必有我师

昨天出去见了几个小学同学。本来说是同学聚会通知我去,说有好多人,昨天上课时还给我信息说都到了,结果到了只看见三个,立刻意识到有诈。一问果然被诓了,都说来不了,就把我叫去了。我也不会唱那些,就听她们唱,没几首听过的,领教了。完事仨小姐从津汇坐地铁走,我自然不幸陪着上下逛了一遍,也算认认环境,之前都没去过。第一次陪不是我妈的女性逛商场,很不自在,本也没这义务,不想三人对我的陪同态度颇有微词,又领教了。

结论是都没怎么变。人小的确是不行,看人也偏差,预见也浅近得很,只有人到十三四方觉长大了。

这几天读围城,wings说的没错,怎么才读,我开始得太晚了。家里还有围城的电视剧的盘,别人原来给的,方鸿渐这人本就有点意思,陈道明扮得愈加有趣,这种男人总那么好运,只恨他不争气了。

酥 糖 小姐啊......-_-||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