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December 2006

walden

教材中是节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的版本,徐迟译;我买的是当代世界出版社,戴欢译。对比了一下,发现后者更好。我没有读过原版,只是就译文单方面而言。在我这本的前言中译者说道“参阅了徐迟先生和王光林先生的精美译文,并深受启迪,在此表示诚挚谢意”。
当代世界出版社看来很不错,之前却没听说过。装祯、封面、版式、色调(绿的)都很契合书的意境,也相当合我的心意(纸质也是我喜欢的)。比如封面的书名,原名walden,直译就是瓦尔登,“湖”是加上去方面理解的。设计者把这书名高低不平错落开来排布(四个字诗意地栖居于封面之上),又很妥贴地在平添的那个“湖”笔画两边加上一圈轮廓,与背景和谐,并不觉突兀,下方是原名。这不像很多译作,连英文原名都省了,整本书前言后记封面封底一点没有提及,更有甚者,作者原名也不幸被一起省掉。书的正文隔些页会依据附近的内容插一张棕色的(底片的感觉)、历史感沧桑感甚浓的瓦尔登湖臆想图。
整本书恬静悠远,这是就载体而言,对于内容我并不很喜欢。thoreau的叙述事无巨细,虽多尤废。读起来很顺畅,却总是很空洞,连篇累牍的不相干的话乱七八糟地扯一堆,又偏要写成散文。行文啰嗦,颇有些唐僧的意味。码的那么多字(20万余)感觉读了仿佛没读,没读又不等于读了。只是偶尔能看见几句意味深远的话。有的观点还是不敢苟同(好像还不少)。
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我喜欢这本书,尊重这部广受推崇的作品。既然都说是著作,也懒得反对什么。


还有一点需要补充如下:我本想说,这本书的封面封底、折页,包括版权页我没看见署有“装祯设计xxx”,恰恰署了大名的那些,不过尔耳。不巧,我忽然发现封底折过来最下面的几个小字“封面设计:億点印象”(这“億”字实在难打)。那么,我就改口——这工作室的设计十分出色。
Post a Comment